第三代淘汰时间表已经确定:市场期盼第四代制冷剂

  • 第三代淘汰时间表已经确定:市场期盼第四代制冷剂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企业动态 行业新闻

“第三代制冷剂HFC系列产品的淘汰时间表已经确定,但第四代制冷剂HFO系列目前受到西方国家的专利控制。为了打破国外在高技术含量的第四代制冷剂和含氟材料方面的封锁,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发展自己的产品,时不我待。”在上个月于湖州召开的浙江省氟材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会上,浙江省氟化学工业协会秘书长,氟材料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处顾问张增英表示。

第三代淘汰时间表已经确定:市场期盼第四代制冷剂

存在问题:西方国家技术封锁 
  张增英指出,不可否认,西方发达国家总体上在这方面是领先我们一步,于是他们千方百计阻止我们发展,所用的手段之一就是到处申请专利,用这一壁垒来卡我们。由于HFC产品的温室效应值GWP高,属于温室气体范围,“巴黎协定”和“蒙特利尔基加利修正案”,确定了第三代制冷剂HFC系列产品的的淘汰时间表,但他们以侵权理由不让我们发展应用第四代制冷剂。现在所生产销售的第三代制冷剂等HFC要面临淘汰,而第四代制冷剂HFO系列又受到西方国家的专利控制,必须要有一个对策和方案应对。早些年,美国杜邦公司就混合工质制冷剂起诉浙江永和制冷剂股份有限公司,忍无可忍情况下,永和公司应诉,经过一年多开庭,最后杜邦认输撤诉。最近,美国霍尼韦尔公司又以HFO-1234yf侵犯知识产权为由起诉浙江环新氟材料有限公司,目前,公司决定应诉,决不轻易认输。
  我国削减HFC制冷剂计划目标,到2029年阶段减排目标10%,2030-2035年阶段减排目标20%,2036-2040年阶段减排目标20%,2041-2045年阶段减排目标35%,累计减排目标2029年10%,2030-2035年30%,2036-2040年50%,2041-2045年85%,含氟新材料方面也是如此,高端技术产品就是受到西方卡脖子。
  投入不够,企业创新能力不强 
  张增英指出,目前,国内很多化工产品档次属于中低端,而且同行同质内部竞争激烈。导致售价下跌,效益下降,企业困难。企业创新能力不强,发展重点不突出。虽然,浙江省拥有国家消耗臭氧层物质替代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国家氟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但是,“学、研、产”三结合成果不明显,实际研发能力与经费明显不足,跟不上国际先进产品推出的步伐。浙江省政府提出的到2022年,重点发展高端氟硅聚合物、含氟功能性膜材料等新材料产值突破1万亿元的目标,还差得很远,有的根本没有起步。具有前瞻性自主知识产权的氟化工产品专利不多。
  氟化工生产装备和控制系统,需要改造换代升级,这方面也需要多个相关行业协同作战。萤石矿开采问题,由于环境和安全等因素,萤石矿开采现在是从严控制,这是正确的措施,但也暴露了萤石矿开采衔接不上,造成萤石矿紧缺,价格上升的问题,如何妥善处理其关系是值得研究的。
  政府支持:基层部门力度不够
  张增英介绍说,有些基层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经济技术开发区对于氟化工企业的含氟产品升级改造项目,支持力度不够,怕承担责任,态度暧昧。例如:浙江某公司的技术项目主要用于开发生产高端含氟聚合物,该项目国内目前尚未有企业实现PFA及ETFE这两类高性能含氟材料的规模化生产,此技改项目的顺利实施,将大大弥补国内市场的空缺,顺应了把高性能含氟材料做强、做大的国家战略任务和发展重点。与其配套的含氟材料的原料项目,当地安评已通过,也不存在环境容量和征地问题,且工艺成熟,原国家环保部和世界银行已备案(表明认可该公司产品生产产能),2019年4月4日上报至今,6个月左右,迟迟不批,阻碍了企业发展。这就是特殊的例子。
  张增英指出,现在美国正在与我国打贸易战,为了打破美国在高技术含量的第四代制冷剂和含氟材料方面的封锁,必须抓紧时间发展我们自己的产品,时不我待。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