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2:配额生产即将实施

  • R32:配额生产即将实施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企业动态
自2019年1月1日基加利修正案正式实施以来,HFCS制冷剂的淘汰就进入倒计时。依照基加利修正案,发展中国家将于2024年开始削减HFCs的产量和消费量。也就是说,2020~2022年这3年,HFCs的产量和消费量将作为之后制冷剂企业HFCs生产配额的制定依据。
  基于这样的判断,2019年制冷剂企业抓住最后的时间,纷纷扩大R32的产能,希望在之后的生产配额中分一杯羹。这也导致2019年下半年R32价格跌破成本线。与之相伴的是,R32比R410A更具成本优势,外加R22受配额生产影响,R32的使用率迅速提升,成为家用空调行业的主流制冷剂之一。但是,在全球环保的大趋势下,R32的发展盛景只是短暂的,繁华过后将何去何从值得深思。
R32:配额生产即将实施
迅速跻身为家用空调行业主流制冷剂
  2019年,R32空调市场份额实现大幅提升,但不同企业对于2019年R32空调市场份额数值的看法却不尽相同。梅兰化工有关负责人认为,R32和R410A应该各占40%的市场份额,R22仅占20%。中化蓝天有关负责人则引用产业在线的数据,认为R32已经占到39%的市场份额,R410A为36%的份额,R22占比则为25%。一位业内人士认为,2019年R32空调的市场份额应该比40%更高。事实上,在2018年就已达到这样的水平。
  虽然各方看法并不完全一致,但是R32空调市场份额的大幅提升却是业内不争的事实。对于2020年R32市场份额的变化,各方一致认为,R32空调的市场份额将超过50%,进一步巩固R32在家用空调行业主流制冷剂的地位。
  东岳化工有关负责人认为,R32空调的市场份额超过50%将成为必然。在他看来,一方面,空调新能效标准的实施对R32空调的上量产生了一些影响,因为新能效标准实施后,中国家用空调市场将以变频产品为主,R22主要用于定速机型,达到新能效标准的难度较大,再加上厂家更考虑成本,R32的成本优势是目前主流制冷剂中最大的。另一方面,影响R32空调推广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可燃性,一个是排气温度高。目前,排气温度高的问题已经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对于可燃性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在弱化这个概念,因此R32空调的市场份额还会有所提升。
  科慕有关负责人认为,可燃性不会阻碍R32空调市场份额的提升。他认为,在家用空调行业,R32具有制冷量高、GWP低于R410A的优势,并且价格也比R410A便宜。唯一的缺点是安全性——R32的安全类别是A2L,而R410A是A1。国内空调制造商用R32替代R410A的主要原因是R32可以帮助他们降低制造成本,有助于他们提高盈利能力。如果空调售后服务人员能够进一步通过良好的培训,教育消费者正确使用R32空调杜绝火灾的发生,R410A向R32的切换还将继续。
  对于R32提升的这部分市场份额,业界认为,主要是R22让出的空间。2020年,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20年度含氢氯氟烃生产和使用配额、四氯化碳试剂及助剂使用配额、含氢氯氟烃进口配额核发方案的公示》,2020年R22的配额生产量将比2019年减少4万多吨。“减少的这部分产量都将变成R32空调份额的增量。”梅兰化工有关负责人直言。产业在线氟化工分析师王明进一步表示,2019年R22空调的市场份额约为30%,2020年这一数值将降低为百分之十几,让出的市场份额都将贡献给R32空调。
  然而,与R32空调市场份额大幅攀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9年R32的价格却持续走低。当然,这也正是R32迅速跻身家用空调行业第一大制冷剂的主要原因。
  制冷品牌数据显示,2019年1月国内R32生产企业报价为20000~20800元/吨,3~5月国内R32整体出货价格稳定在16000元/吨左右,6月初国内R32生产企业报盘均价有所提升,约为17600元/吨(实际成交价格为16300~16800元/吨),此时R32价格接近成本线。但在7月底8月初R32价格继续下挫,一方面,R32生产企业产能过剩,市场货源充足;另一方面,下游需求疲软,市场交投气氛惨淡,造成企业让利出货现象明显。此时,贸易商为避免积压库存,多数以按需采购为主。同时,生产企业利润几乎触底,成本也难有支撑,利空消息袭来。国内R32生产企业报盘价格在16000~17000元/吨,市场实际成交价格保持在15500~15800元/吨。至此,R32价格一路下滑,到2019年末价格已经下降为13300~13600元/吨,远低于成本线。
  进入配额“急转年”,R32扩产背后隐患浮现
  不过,R32终究属于HFCs制冷剂,此时的风光不代表永远。事实上,在基加利修正案的推动下,R32的生产和消费很快就进入配额制。科慕有关负责人也认为,长期来看,R32只是家用空调行业的一个制冷剂替代过渡方案。在这种情况下,制冷剂企业也不会再增加R32的产能。中化蓝天市场发展中心总助龚文俊表示,根据基加利修正案的规定,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从2024年开始冻结HFCs制冷剂的生产和消费,2029年开始逐步削减HFCs制冷剂。削减的配额,将根据2020~2022年HFCs的平均生产量/消费量和65%基线水平的HCFCs的生产量+消费量(2009~2010年)的总和进行计算。参照之前HCFCs的淘汰政策,2020年1月1日之后新投产的HFCs产能将不能获得配额。但因为是总量控制,不同的HFCs制冷剂削减进度会有所差异。换句话说,R32后续面临削减的命运是不会改变的,只是年度会按怎样的比例削减,还有待政策的进一步明确。
  东岳化工有关负责人认为,2020年不会有太多企业新建R32装置,计划内的装置都将在2020年之前建设完毕。“2020年是R32进入配额生产的‘急转年’,制冷剂企业如果之前赶不上建生产装置,后续也没有必要再建。因为新装置申请不到生产配额,生命周期有限,将造成资源浪费,对企业来说也是损失。”他补充说。
  虽然科慕方面认同R32空调2020年市场份额将大幅上升的预测,但是对R32的发展前景并不看好。科慕方面表示,现在很多发达国家的OEM厂商更倾向于使用更低GWP的HFO混合物,如Opteon XL20(R454C)和Opteon XL41(R454B)。其中,Opteon XL41(R454B)的性能与R410A相当,而GWP仅为466,是R32 GWP的69%。同时,国内一些出口厂商也在积极与科慕合作开发应用HFOs制冷剂的家用空调,用于出口欧美等发达国家。这些制冷剂技术现在已经相当成熟,主要零部件及压缩机厂商也已经对R454B及R454C进行了实验认证,这将更方便整机厂商的测试及使用。
  此外,中国家用电器协会有关负责人对于近两年国内制冷剂行业大幅扩产R32、家用空调企业大力提升R32空调市场的占比感到无奈。他从中国家用空调行业的长远发展角度分析说:“R32的GWP为675,R410A的GWP为1960。现在企业扩产R32的结果是,如果2020~2022年这3年的R32的生产和消费量全部替代了R410A的需求,那么计算出来这3年GWP消费已经削减了三分之二,再折合成二氧化碳当量计算出的基线值就更低。这对中国家用空调行业未来替换更低GWP的制冷剂带来更大的挑战,对行业长远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